<歸溪十二里之南柯巷 全>



十二里內士庶同居,百業俱興,盛極一時,於此亂世卻有安泰之相。因其溪歸本源,故曰「歸溪」,逐成定名。史稱「歸溪十二里」。
                                 古 / 作者:荷尖角(焱蕖)

在漫畫店看到南柯巷實體書的瞬間內心無比無比的雞凍!!!!

我家附近的漫畫店有個嵌在角落很有雜物堆之感的兩個櫃子是進這種網路耽美小說,雖說有即萬幸但並非漫畫店的主力,進的書三三兩兩,雖然有有名的作者,但又不齊,我每次去都會在那兩櫃前駐足許久,好像瞪久了我要的小說就會跑出來一樣,然駐足許多次,見那兩櫃的書也不怎麼流動,既等不到我要的《渺渺》(黑白妖劍的別本就有了就是沒渺渺!!)有天就上網跟人買了、現在也依然在等《安居樂業》,每次都萬念俱灰的從櫃前離開
沒想到這次讓我瞪出南柯巷出來了!!!!當下激動之情萬馬奔騰差點拍櫃問能直接賣我不

之前還上晉江看發現作者發起了是否再刷先投個有多少人要買的票,我還去投了哪!心心念念望穿秋水著南柯巷

回家後我連鞋也不脫就趕快先翻個幾頁來看

過往篇什麼的真好令人感動,超想奔放的痛哭

講痛哭是戲劇了些,但過往篇呼應回來的感動綿延而亙長,布衣生活的相濡以沫淡泊平凡卻又樸實真摯,那連綿的感情散發出來的溫暖動人之情,讓我非常非常的想大叫!!

實體書所收錄的網路版所沒有的真的是跟網路版(正篇)一樣多XDD,所以實體書中有一半網路都沒有,好哭哭(即便看完後我覺得多到稱不算番外,但方便以下還是用番外稱)

點我是之前網路版正篇part

接下來是怎樣都一定要來講講內容的阿,雖然會盡量只講綱要
但還是不免是內容,想保持100%新鮮的以下慎入

網路版的END後,先是一篇謝皖回的師兄的兒子所帶起的小故事【刨花香】(在正篇結尾中謝皖回跑到師兄家去躲記得不)

一開始看的時候,作者對於場景的描述,那符合古風的簡練文字、生疏的用詞、一些物品的名子,我認不太得有點吃不消,所以讀起來老是卡卡的,看過正篇的便知,正篇中對於雨季、院子、屋簷,尤其天氣的變化描述都是情緒的張顯跟渲染,在我眼中就像是電影為了塑造不言而喻的場景時,會特意對一些背景做特寫的意象。不過除了一開始稍有不適應外,尤其在過往篇管不著知不知道字怎麼念,投入得很便沒有心思去在意這些了。

告別了暖場的小故事,來到我想入非非許久的謝皖回與陳焉濃情蜜意的幻想篇了【殘生之暖】,但事實上與我的腦補相異,作者這般文藝知性的文筆,自然是不會寫出什麼腥羶色的東西出來,重口味啥的還是我自己腦內歪歪就好惹虧我腦補著陳焉練過武從過兵的英勇軀體在月光的投射下映照出肌理的倒影啥啥啥跟大夫謝皖回淨白細膩的身軀在月光的灑落下肩頭肌膚映映生輝啥啥啥之類腦補得好開心 然實際上是在寒冬中,窗外是鵝毛大雪來著而非窗明几淨,而且描寫手法挺含蓄的 尤其我很困惑沒潤滑也可以嗎 害我不禁眉頭深鎖

陳焉如此這般木訥(作者在後記裡說她想用職業來代表個性,所以陳焉就是木頭之性之人 )就算謝皖回在怎麼明示暗示陳焉還是不為所動,最終謝皖回只好自己投懷送抱

這篇主要是在講,陳焉太過真愛謝皖回、也太過敬愛謝皖回,那敬字一直掐著愛字不敢放手去愛,最後在謝皖回的努力之下陳焉的愛慕之情終於能破柙而出

過程中謝皖回的那句「陳將軍,我抓到你了。」,瞬間讓我內心黃河潰堤草泥馬奔騰!!這赤裸裸的誘惑阿!!陳焉還憋!在憋都要萎了!

我剛提的含蓄,是指在這篇的分量上,很多都是在描述陳焉內心裡那鼓譟的小心思,他對謝皖回的渴望壓抑、珍視謝皖回到無以復加的視若珍寶、以及壓抑之下不斷騷動、失去控制的心跳等等,側重心思的描寫。過程中他們倆的耳鬢摩娑好似初談戀愛般的青澀,明明就已惺惺相惜許久卻都不曾越界,番外中是第一次,也就這麼一回,並且就結束了,這篇之後便是篇幅很大的回憶篇了

所以,原本我覺得在正篇之後真正稱得上後續的僅有這篇而已,實在是太!太!太!少了!但當我看完過往篇(作者稱前傳)【彼岸】後,在回頭回憶起殘生之暖,便覺足矣。

起初看到名為彼岸時不是很懂,後來在內容中見著了點題的部分後,那部分是最精華、最令我感動到無可比擬、也是圓滿了這整個故事的精神


「船啊,總是要有一個岸的。」


過往篇的篇幅很大,從出身至正篇的起點,謝皖回與陳焉的過往交互傾訴


「會等我的人都還在這船上呢,岸上還能有誰呢」


說來也挺沒出息的,我的淚腺很吃悲苦這一套,電影、小說、漫畫等等,只要情節悲苦,譬如親人離別、愛人分離,我便無法控制淚腺的發動,就算我內心嗤著狗血!或還不到這程度吧!,淚腺也不會管我的意願照流他的淚

於是我只好自首謝皖回的師父,亦是他的父親撒手人寰的那段,淚腺就發動攻勢了,還好我努力hold住,但鼻水還是無法擋的流,整個鼻頭紅紅熱熱酸酸的

陳焉,本名陳小鑿,陳焉是提拔他的將領在他立下戰功時所贈的名。陳小鑿說實在比謝皖回還悲苦許多,家境清寒但年幼時便懂事聰慧,卻在青年狀態親人就依依遠離人世,悲苦得簡直可以演大愛台。謝皖回雖出生於戰亂被謝辭所救收為養子(收養子的過程畫面好生動!情感好動人!也讓我好想噴淚!)但在那戰亂顛沛的時代時謝皖回年紀還小,在他懂事時世代便已安穩許多


「有的。」


陳焉失去了所有親人,這過程他受到了賞識他的夫子的教導與關照,徵招入了軍後同樣的優秀特質讓他在一入軍便注定總有一天會出類拔萃(但老實說他立戰功的背水一戰因為不太懂很多名詞所以沒什麼畫面感),作者後記說,她設定的時代是魏晉南北朝,一個只看門第的亂世,而故事的時間上,在講述完陳焉的事蹟後,就演變到了正篇所提及的部分,遭陷害砍了手臂、失了一切,回到了正篇中的開端


「會有的。」


在陳焉的過往的最後一個段落,此刻我端詳著書本的這一頁,不論閱讀幾次,我都感到奇異,和,欲罷不能

文字上描述的動作及場景,雖淡雅,甚至因為有著植物的描摹反倒有股雅致,明明不觸及任何大悲大苦的文字,筆觸清清淡淡,卻溢滿著濃濃的惆悵及哀傷,這股哀傷不及謝皖回失去了同父親的悲痛,卻悲涼得沁入心坎

也正因為在陳焉的這個最後的段落,陳焉心中孩提時的綠景生輝及故鄉的江川飄搖,相應著落寞的獨自身姿,明明只求風輕雲淡的生活,偏偏這樣的渴求卻卑微到只剩微弱的呼吸…這般相交呼應所交織出來的整個氣氛,場景與心境上的反差,流露出如此令人不忍的孤涼,所以翻往下一頁,也就是陳焉來到了南柯巷,房東向他兜售著謝皖回旁的屋子的出租一事時聽到隔壁的一聲「殺人啦」的場景時刻,愣的,這個故事就這樣圓了起來

回想起在過往篇中,陳小鑿的父親站在河岸邊對他說,對他而言這裡就是他的岸,有陳小鑿、陳小鑿的娘、陳小鑿的弟弟,都是在岸上等他的人,也是他想陪伴的人,然也是陳小鑿出發的渡口,有志男兒走四方,總有一天有個地方,會是你的岸......謝辭對著謝皖回說你總會有這麼一天,老想著往某個地方跑,老想見某個人,此時說你也不懂,到時自會領悟......

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他們的親人及摯愛告訴他們的話,在陳焉落寞又一無所有之後、在謝皖回失去了佔滿他過往人生的至親後,陳焉來到了南柯巷、與謝皖回相遇

小時候親人在他們耳邊喃喃的話語,悄悄的,靠岸了

在看的過程亦或看完的那一刻感觸也許不是那麼深刻,但在下筆完了的頃刻,回到初起、接到尾端,那感動就嘩啦的傾洩而出

那是靠岸的聲音

曾經的落寞、曾經的渴求、曾經的遙望、曾經的孤單,在這一刻至親的話語如言靈般的靈驗了,然那些話語卻又都是許久到早已被時光沖刷淡了的飄渺遙遠,有一種令人說不清的恍惚


本來就喜歡這個故事的兩位主人翁喜歡得緊,又有上述內容的加持,我對南柯巷的喜愛之情已達火山噴發的地步

在作者的後記之中講了很多,看得出作者很用心的揣摩想要傳達的內容、也認真的思考是想塑造出個什麼樣的故事,包含為了瞭解陳焉而嘗試用左手寫字,才發現左手的字醜不堪言等等,在角色上、背景上、想法上及過程都有在後記中去講到


雖然自己已盡力地去表達對這故事的感動之處在哪,但還是有種可以用更多的文字去補足一直會覺得不夠盡全的不足之感

基本上是個很簡單的故事,主人翁們的成長,雖飄飄蕩蕩,但畢生所求,卻也只是個簡簡單單的彼岸罷了

簡簡單單,卻又何其難得


陳焉(陳小鑿).謝皖回



「可是,小鑿,你要記住  在你還沒到岸之前,萬萬不要把搖橹的手放開」

........................ ... .       

      ... ......... ..

而今,十載已過,物似人非。他依然不知道他的彼岸在哪哩,不知道岸上還有什麼人在等他

........ ... .... .       

「回家吧。」

         ....... ......... ........ .... .. .

他笑著站起身,也不急著收拾,踏過地上零碎的刨花朝院門走去。幾朵圓滾滾的刨花抓住斜風的尾巴,晃晃悠悠盪過庭院

........... ..           

風過無痕,清香猶在

... . .







《歸溪十二里之南柯巷 全》

全站熱搜

*Gol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