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看刺刀>

「鄭允浩,」金在中笑著問,
「我要死了,你應該高興才是,怎麼一臉要哭的樣子呢?」
鄭允浩閉了閉眼睛,再睜開時滿眼的諷刺:
「你死了應該有不少人都覺得高興,怎麼可能有人為你流一滴眼淚?」
「……這倒是。」金在中歎息著點點頭,
「我也不希望你們流一滴眼淚,平白髒了我輪迴的路。」

                           改編/虐/原著:淮上


這文稱不上絕好,但因為看完後有種種矛盾,所以想提一提

首先,我老覺得這文案(就上面那段)有誤導人之嫌

就是文案看了後泛起的猜想跟實際內容有不同方向的偏差


先來個總結:這文最大的看點就是很刺激

害我又再度徹夜不眠外加睡醒後的一整個下午的時間來看


開頭

倒敘法有好有壞

好是在窺看了故事後來演變的事實後,在接下來看文的過程會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演得演到在最一開始所看到的那樣

但壞處,以這篇文來說,實在是破壞了原本應該會有的懸疑

案件的發生不是會導致各種猜測各種疑雲嗎

卻因為開頭的倒敘法所以失了這種樂趣

又可是,我心中的小衝突來了,覺得比起"過程疑點重重,主角也身陷在未知案件營造的驚悚不安感中,但最後兇手根本就是主角,然兇手自己也不知情"這種情節還來得好

不過這篇文本來就不是偵探文,所以兇手不是主角這種安排在這篇文上根本就不會發生因為這篇文本來就不是偵探文,不是來一邊抓兇手一邊培養倆主角感情的~不是~

所以,就算沒有用倒敘法,兇手不用想也能而知

但還是有讓這篇文刺激到啦


矛盾的還有受(在中)本身

在中玩刀很強,不就表示在中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嗎,但又會畏懼攻(允浩)的侵犯讓人不禁覺得有點矛盾

就算到了很後來我也還是一直想在中的畏懼會不會是假的?

但到了最後都沒有證明是假的,所以我就以"只有在在中怨恨的情緒上來時才會引爆他強大的那一面"來解釋

對於在中的怨恨、絕望等等負面情緒上的描寫(雖然在中的情緒一直都是負面的),我覺得寫得非常的出色!

想要報仇的憤恨燃燒整個心智,靈魂為了血腥而顫抖、血液為仇恨而奔騰,擒取神智的怨恨化為一切鮮血的力量

恨字筆劃不多,但能爆發的能量卻是強大無比,無法自己


有剎那間他甚至整個人都無法動作,全身肌肉都繃緊得發痛。他甚至無法抬起手,因為血流速度過快而產生的輕微麻痺感從指間瀰漫上來,一點一滴的蠶食心臟。



但殺仇的憤怒讓在中覺得他快要失去自己,不安於自己一步一步的淪陷在無法掌控的情緒當中

仇恨的盡頭是絕望,蕭瑟的心靈空無一物、悲傷的內心卻是浸泡在濕鹹的淚水中

就算仇人死了他愛的家人終究還是回不來,就算仇恨以了、就算仇以報,就算...就算.....悲愴的輪迴一波又一波的淹沒在中

對世事的哀戚是不論大雨怎麼沖刷都刷洗不掉

所以在中想死

我覺得這篇文,最好看的,就是在中的這個面向

悲切的痛,痛到一切麻木,這方面描寫上的文筆寫得很有力度!

然而...內心已經疲憊至極,卻還要去應付鄭允浩的掠奪和暴躁...


來說攻(鄭允浩)

鄭允浩有病,而且還病得不清,對於金在中的佔有病已經到達了心理醫師也治不了的地步

其實大部分的文都是受方比較有戲,也比較讓人想去探想。攻往往只是外力因素

所以我對攻沒什麼好多的只能說他有病,即便到後面手段溫和了一些,但那前提依舊是非金在中不可

先愛上的那一個就輸了

輸的是姿態、輸的是不甘、輸的是無法控制的自己

鄭允浩從頭到尾都是個高姿態的輸者


他們無法像愛人一樣共度一生。鄭允浩發現自己所奉上的一切,都不是金在中所需要的。


很多人不滿這篇文HE阿哈哈

但矛盾點又來了: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BE的話根本就不會看

我也是看到寫「非BE」才給他看下去的,不然我就也會關掉呵呵(BE真的讓人很難受啊!)

但因為這文從頭虐到尾,又很多人對於"在中恢復"的地方感到不滿意,所以覺得與其那麼不踏實的HE不如來個轟轟烈烈鑽人心血的BE來的好

我倒是沒有那麼反彈,畢竟看個BE可以難受很久,對於那個奇異的生物就也接受

但真的讓人感到不踏實的是,最後在中好像看開了,好像接受允浩了,但都沒說明

咳!這就是重點阿

「楚慈的冷漠個性和巧妙流露出的多種面向會讓人想要繼續看下去、一窺究竟」
(楚慈為原著角色,此改為在中。擊字有出處)

雖然在中偶爾流露的友好態度會讓人不禁驚異的想:嘿!會不會是心境開始軟化了?但又往往一個轉身就一巴掌打翻了這個想法

HE很好,但都沒說明在中內心的演變,最後那一句話又是什麼?就匆匆完結這HE可真是虛浮

我還是第一次看這麼讓人不滿的HE阿哈哈


但這過程我真的覺得很刺激啊!

在看這篇文之前我看了有幾篇的古文

其中一篇覺得挺不錯的,後來想想其實劇情挺虐的阿!看得我心都要揪起來了!!忍不住想悲戚起來

接著看到了一篇小攻小受相識就平平靜靜的互相喜歡,好歸好但其實挺無聊的..-3-...

虐文看起來會比較帶勁也比較投入,但又覺得阿呦不要虐到底阿....看個文卻有種種矛盾(聳肩癱手)

最好看的其實是虐文阿虐文!!(痛心)


然後這文非常的內地

大陸人寫的當然會有大陸文化阿,反正我都看對岸寫的也沒什麼

但我要說的是"非常"內地

不論話語、思想上,甚至是構成劇情的要素

太子黨、軍政、階級,劇情上全都是大陸的現象


其中有一點,我在看時邊看邊想...

小說每次都會這樣演到「就算她對我不好但她還是我媽媽阿、就算我們關係不怎麼樣但總歸來說還是有血緣關係」之類,不然就是違背天理、孝道

看到這種我老是想皺眉...

同個血緣有很重要嗎?只不過是貢獻了精子卵子有很重要嗎?

我這樣想應該沒有很無情吧?到底是小說才會這樣寫還是事實上就是這樣...(川字眉)


「總之這文要給個推嘛總覺得還有不足,要說後悔一看倒不至於。」

過程不錯,結尾虛浮。可以看看,總結。


最後貼個音樂:


Sky Ferreira - Traces (Official Music Video)

這MV挺詭異吼,歌手這樣挺駭人的吼

連封面都像美國驚悚片


不過我想既然這篇文前半段還真有那麼點驚悚感,就應景應景

一開始聽還好,多聽個幾次就也覺得這首歌挺吸引人的一直聽


.附上原著載點


(補)

我後來才發現原來普江旁有長評可以點,我一向喜歡看文評,所以自己也會動手寫一寫。電影的話我也是都會去找影評來看

大陸人該不會心口直快吧?就算是批評,也是一針見血,沒在給你委婉繞道的

這文不知道為什麼看完時明明覺得還好,但我卻想去探究...

然後,其實這篇文很多地方我都用原著的名子去看

自己拿耽美文去改,改到後來對於鄭允浩和金在中其實已經沒什麼關係了,只是我真的無法憑空想像一個人出來

嘗試過看原著,但如果沒套上鄭允浩和金在中我真的看不下去!!沒拿他們倆個來運作故事我真的是會沒FU

所以下面我截了普江上別人的長評,我就不把角色改名了,但我自己提到的時候依舊套入在中和允浩


對於結局,有人做了以下解釋,來自普江

當然最後這兩個飽經磨難的人在一起了,這是作者在絕望的土地中種上的希望的芽兒,但是我總想著,這份感情從始至終都是強求,都是執念,兩個人都犧牲良多才換來一夕安穩,這當中值與不值只有當事人才能體味。一見誤終生,若是不見,也就兩相幸福,各自安好。.From

恩...我對於在中是不是接受了允浩沒有寫盡感到氣餒

但,看了別人的長評,想了想,我想對在中大概是,既然都活下去了,仇也報了,原本對這個世界就沒有什麼懸念,那就退一步安穩的活著吧

大概是這樣子吧,那在中到底又沒有喜歡上允浩,好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很多人討論主角

人越是有良知越是為身處的黑暗感到痛恨也越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罪惡
當他最彷徨絕望的時候,不像韓越那時有去而複返的楚慈來陪他一路堅持走出絕境
當初的楚慈掙扎徘徊到最後還是選擇了最極端的方式恐怕也是最可行最有效的
隨著楚慈的報復一步步升級,當看到他對著老爺子都有差點壓制不住的遷怒之心,我驚詫之餘更多的是哀傷
裴志說的對,楚慈命運的轉變就是一件罪惡的事,楚慈最大的悲哀在於做著魔鬼的事卻丟不掉天使憐憫的心。現狀的反抗和內心的掙扎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最終將導致楚慈的崩潰。
.From by:无尽
(韓越=>鄭允浩、楚慈=>金在中)

「最大的悲哀在於做著魔鬼的事卻丟不掉天使憐憫的心。現狀的反抗和內心的掙扎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最終將導致楚慈的崩潰。」

說得真好阿我忽略了這點,上邊我寫到了在中心中的悽涼,卻忽略了他內心的糾結

那樣做可能違背了在中的本性(然原著裡主角的名子總是飽含著意義,楚慈,想說的是主角本是一個善良的人)但上天給了你一個報復的機會,認識了鄭允浩,假如沒遇見鄭允浩,也許在中就會在時光之中平撫傷痛,但如今,機會在眼神,會不要嗎?能不要嗎?

眼睜睜的看著報復的慾望膨脹,大到終於爆破

但爆破時炸傷到的最終還是自己,因為滋長在內心的深處,炸爛了血肉,弄糊了原本的自己,到後來自己都不認得原本的模樣

然而當他看到痛哭的韓越也並沒有得到想像中的解脫
他深知那樣的痛苦卻仍然忍不住去報復,繼而又在壽辰上殺了高院長
楚慈放任了自己的仇恨卻又承受著罪惡感,從這一層來看,楚慈跟韓越一樣,只不過韓越總是在折磨他人,而楚慈更多的是折磨自己
.From by:无尽

關於仇恨這件事上我也想了想

當自己受害時,因此染上了仇恨,但到最後都會知道,沒有去原諒人的話,最後沒有原諒的會是自己(就像上面說的楚慈更多是折磨自己)

我的意思是說,當你天天想著仇恨的時候,自己是不開心的,是焚毀的,所以原諒他人最後會放寬的會是自己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又在想,為什麼自己受害卻還要去原諒,加害別人往往只需要彈指,但受害的在之後的每日每夜承受的都是煎熬

可是可悲的是就算報了仇把人殺了這一切終究都是無法挽回,即便能一解心頭之恨,雖然這麼做確實能舒坦一些,但無法改變的還是要怎麼原諒自己

我所指的"原諒"很廣泛,這探討起來蠻困難的,但終歸的意思是,放寬自己

但以現實面來講,真正的社會的市井小民,沒有很厲害的殺人技巧,沒有人那樣有力量的人幫自己擋,所以仇是報不了的,就算司法制裁,對方不見得能死。想想看台灣每年有多少件酒後撞死人逃逸,每天每天有多少人車禍身亡,但判死刑嗎?判了嗎?判了嗎?判了嗎?

沒有

所以我只能說,傷害他人真的很容易...容易到有時根本不會去查覺到,傷害別人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被傷害者所承受的痛苦是日日夜夜且龐大到讓人生活扭曲


裡面有一句,在中對允浩說:「如果你不姓鄭...」

看到這句話時我頓了一下...覺得挺耐人尋味的(摸下巴)

看別人的長評,我瞭了

有愛才會有恨,我覺得楚慈的那句話也是想說如果他不姓韓,那麼他會更純粹的因為韓越出格的行為感到憤怒,然後才有資格去給韓越機會讓他改正然後才有機會去原諒韓越
然而他姓韓,所以作為復仇行動的關係人,楚慈對他摻雜著憤怒和痛苦,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去愛去恨了
也許他們只是在錯誤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
(.From by:无尽

另一篇也講了一樣的觀感:.如果你不姓韓...

“如果你不姓韓。。”那麼楚慈可以簡單的只是討厭韓二的粗暴,
那麼當韓二化身忠犬後,楚慈也就可以簡單的原諒他。
可惜韓二就是韓二,韓大就是他哥,楚慈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放得下。

韓二非常可悲的有了那樣的母親和大哥,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韓二的大哥撞死的偏偏就是楚慈最敬愛的老師,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韓二生來就是太子党,周圍不可避免的就是會有侯XX那種輕賤別人性命的官二代,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韓二遇到楚慈的時候,老師已經被撞死了,韓大也已經被包庇了,這些都是韓二無法改變的事實了。
面對這樣的韓二,即使韓二從一開始就是忠犬一隻,楚慈也不會要他,所以韓二和楚慈之間的結局從他出生那天起,就基本上註定了。


很多人幫允浩說好話,因為我們看到他對在中是痴心的,為了在中他可以付出一切,就跟姓任的對在中說過不知好歹一樣

那有人就很生氣的噴話,說有人這樣對你暴力相向你還會接受對方嗎,有人說「你只看到了韓越的好,卻沒看到楚慈的痛」

但,就算允浩脾氣真的改了,在中是不是還執意離開?是,是的

後面不是問了兩次嗎,問恨不恨鄭允浩,在旁人眼中不可思議的在中是搖頭的

一開始我想,那,恨的是什麼...?

所以臨走時在中說了...「如果你不姓鄭...」

這一句是飽含的多少的無奈和嘆息,如果不是這個姓,也許兩人可以過得簡單一點

只可惜,這個姓,扭曲的多少事物,又扼殺了,在中多少的人生...


常會有這個問題:「你不愛這個人但這個人待你非常好,你愛那個人但那個人對你非常差,選誰?」

很多人都會回答,待我好那個。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

但後來我錯了

不愛就是不愛,就算待你多好,除非是無意中培養出了感情,不然愛生不出來就是生不出來

更別說允浩一開始對待在中根本就是虐待

假設觀著們有不解為什麼在中不妥協的心中問號時,想想看上面講的吧...


看完這文時本來就覺得有很多矛盾,明明就覺得還好的文卻讓我很上心的著手打字我也是感到矛盾

但經過高手長評的指點,我知道為什麼我對這文這麼上心,因為這篇文的內容本就是矛盾

平民和權貴的矛盾

公正和罪錯的矛盾

強者和弱者的矛盾

在中內心的仇恨和罪惡的矛盾

允浩愛情上付出與傷害的矛盾

老司令明知是錯卻還是包庇的矛盾

最後的,糾纏和解脫的矛盾

種種矛盾讓我很想搞清楚這篇文


因為討厭渣攻,所以在上面對攻的地方就說了句有病打發

來補償一些

允浩為了在中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和眼神,都能讓允浩感受到觸電般的快感

作者對於方面的描寫已經不是用出色可以形容了,簡直是棒透了

通過語言與細微的動作描寫就將人物的表現得鮮活靈動,栩栩如生。
楚慈的細微舉動都能夠帶動韓越心情的巨大起伏。作者不僅通過大量的心理描寫還伴有一些言行上的細微之處的表現將人物的心情刻畫得淋漓盡致,入木三分。

(.From 悲伤的故事凛冽的歌 by:花某兑)超強悍文評

以下:來自超強悍長評

隨著時間的推移,楚慈的看法以及自身心境在悄然改變:楚慈已經從韓強帶來的陰影下逐漸脫離,他也不再只是提醒自己辛酸過往的一個存在,而是獨立出來成為一個關懷愛護著自己的楚慈。
這種心境上的變化是可以從楚慈的行為變化中找到的。
人們眯起或者閉上眼睛有時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視覺阻斷行為,當我們感到受到威脅或者看到不喜歡的事物時,為了試圖保護我們的大腦不受到傷害就會選擇做出這種行為。
這種視覺阻斷行為被楚慈頻繁使用,直至與韓越共同籌備手術的這段日子才有明顯好轉。這種行為變化從一個側面體現了楚慈心境的轉變。
作者對這一段日子的描寫似喜實悲,以喜言悲,看似美好祥和實則無處不透著悲涼。這悲傷的基調為楚慈的告別做了的鋪墊。
楚慈一早就沒有打算接受治療,在“受害人家屬”韓越的庇護下這個本性善良的人也堅持認為自己作為兇手應該被判刑。
而當他認識到自身對韓越的感情的轉變,使韓越無微不至的照料帶給楚慈的是巨大的內心煎熬。
實際上這段與韓越共同生活的日子,是楚慈至今最為掙扎、矛盾、痛苦的時光。由於作好了離開的打算,他也恣意揮霍享受著離別前與韓越一起的最後的時光。


我果然身嫩的很啊!!!!真的很強悍(大陸人用詞太有趣了)

有人留言「哥們,學政治的吧~」笑翻我了

其實沒想貼麼多出來但想著大概還是看繁體舒服,因為這整篇都寫得很好


貼了這麼多

我改觀的地方有很多

原本很糾結的結局

從來沒有一丁點讓步意思的在中是了為什麼

強悍文評說了「這個沉重的故事有一個悲傷的結局。沉重不是韓越為救楚慈不顧一切,悲傷不因楚慈手持利刃當胸刺下的決然,而是在經歷了這些曲折之後兩人還是走到了一起。」

樣子看起來是HE,輕鬆一點去看的話,也許就是在中退一步,嚴肅一點的話,那就是這是一輩子的糾纏...


如果客官們在看的時候,不能理解在中

那請觀察他內心的煎熬和掙扎

體會他內心價值與行為的衝突和艱辛

如果不諒解結局

那就把這篇文想成BE....








《提燈看刺刀》

*Gol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ole
  • 親辜,蟄伏完結了!!!!!!!!!!!!!!!!!!!!!!!!!!!!!!!!!!!!!!!!!!!
    (很抱歉,文不對題的回覆在這裡,只是很想找個人講一下這件重大的事情XD)
  • 天啊!!!!!!!!!!!!!!!!!!!!!!!!!!!!!!!!!!!!!!!!!!!

    天大的事情耶!!!!

    我靠!!這普羅眾生們都該敲鑼打鼓放鞭炮了!!!!!!!!!

    喔摸喔摸喔摸!!!(興奮至極!!)

    *GoliFish 於 2011/11/21 0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