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凌晨四點,原本躺在床上該睡了,但腦袋還有點緊繃,毅然決然的又爬了起來

重看了<羔羊醫生>

這篇文比我想像中的還更喜歡,不是嘴巴會一直提到,卻會常常想到。同時我也高估了我的記憶力,我以為我大部分都記得,但實際真的重看一次才發現並沒有,雖然重要的轉折點都記得,但能重看一次真有點小意外,因為目前為只重頭重看到尾的不超過三四篇吧,大部分頂多是挑片段回味回味而已。

我以為我記得,現在才知道我記得的不是內容,是看完時的情緒。

有些文看完的情緒過大、過於深刻導致過了一年又一年依舊是不會想去真的回首文字,就算點開來也會有種禁不起衝擊的羸弱感,像是<葬我於海>、像是<旅途>

但重新看跟第一次看果然還是有很大的差別,有著不同的視角似的,熟悉的東西,卻又有新的審視感,大概是第一次看的時候情節處處太令人情緒激動。我指的激動,是一種過於興奮過於緊張過於期待過於急迫過於無法緩和在心裡覺得手都要顫抖的躁動情緒

那時一直嚷嚷著無法接受本來就虛弱的身體給人子彈射了一槍丟到海裡不解釋怎麼獲救的就這樣獲救活著了

外加作者寫了個雙版的情節,看得我又激動又一個頭兩個大又在加上雙版情節後的後續是用時光交錯倒流的手法寫,我很錯亂,又覺得雙版情節可以融在一起,一種莫名的自搞的滿足自我的使命感讓我顫顫巍巍的校著前後文去連接,我不記得我是否有刪了什麼,但記得因為當時不懂猴子要允浩把槍給他是為什麼,無法冷靜下來急著還有番外要看還有情緒想抒發就刪掉認為這樣是順的,可如今一看發現,猴子叫允浩把槍給他這段,還是需要的,因為該情節的開頭有一段猴子叫允浩信他一次的對話,因為作者沒有去解釋,那時想不通,現在自己想理由可以是猴子用他的槍準讓子彈不要射到要害這樣...應該要把當初刪的那段給加回去的...

這篇文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難忘,即便再看一次,當初對於最後的部分的惆悵失落感竟然再次重演

這篇文太令人難忘,因為小受太令人難忘、金在中太令人難忘、韓在俊也太令人難忘、他的ending太令人難忘....

沒有真的去比對,但在中握在姓潘的手裡的那段的時間感,長到好像已經超過在這之前在中和允浩相處互動的文章長度,快樂的時間總是特別快,相對的難熬的時光就算一秒也是漫長

我想我也許是因為第一次看時情緒太激動才會導致內容沒記得太清楚(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這種還是記得的)

我也想我也許是因為對於ending的惆悵沒有想開或說開,導致一直把這篇文放在心上

雖然現在要說也說不太上來....但很想理清的說...結局時的在中受到極大的精神折磨,在番外的畫面中的他看起來如此的虛弱又脆弱,他對允浩說「我只是……只是老了」經過兩世的他即便重生後的身子還年輕,衰老蒼茫的感覺卻又是如此的強烈,風中殘燭般的禁不起任何一點的刺激

番外給人的畫面感太強、情緒的衝擊太深刻,那時有跟親辜聊了一下這篇,當時是因為覺得在中放下不了過去,為此感傷,現在想想,或許真是如此,因為這篇文步入結尾時的金在中(亦或韓在俊)是受創的、是挫折的,在經歷靈魂與肉體的破碎後,力圖復原卻又力不從心地只能藉由緩慢、小心翼翼的自我療傷、謹慎又懼怕的修補易碎的精神力、呵護又退縮的療癒過往創傷

一直直到全劇終,最後金在中(韓在俊)的身影,依舊是那樣子的脆弱

那種受怕的顫抖背影,太令人心疼

太令人難以放開


他陪著我度過了從少年到青年最任性最乖張的階段,用他的成熟、包容和溫柔默默支援我,伴我長大,即使我讓人將子彈射入他的胸膛,仍舊毫無保留地給我信任,給我寬容……


從頭到尾,對於在中(在俊)的形象描寫是不曾停止的,透過鄭允浩、透過姓潘的,是那樣直透透的傳遞到讀者的眼中、架構在腦中的畫面感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描繪,勾勒出了一位如此鮮明美好的角色出來

太勾人心神了,所以,我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喜歡這篇很多很多

躺在床上睡不著,我還想著這件事

如果是允在原創,在抒發心得的時候大概就不會有疙瘩地的直接使用他們的名子,因為太久沒有看過原創,我已經不記得我以前是用怎樣的心情去打字,但現在,因為是改編,所以有個障礙讓我無法直用他們的名子,用小攻小受稱呼也很方便。<羔羊醫生>也是改的,但可能時間久了、可能因為是看第二次、可能因為入戲太深、可能因為小受太鮮明,記得當初介紹的時候提到,作者寫這篇文,"人的氣息"寫得太有感受力,讓人覺得這樣的人似乎真的那麼的活跳跳、似乎真的有這樣子的一個人、似乎真的能感受到這樣美好氣質的一個人,我很想、很想直接用金在中的名子去稱呼,雖然我心中卡卡的

為什麼會卡卡的呢...因為有一種不知所以然的心虛感

躺在床上的時候,腦內的跑馬燈像樹枝一樣的散開來,先是文、再來是腳色、再來人、再來自己對於接下來要講的事

允在這件事,我有一種說不清的心虛感,也許是因為現在有很多邪教飯整個就是神經病,相當的見鬼讓人無法挺起胸膛的說允在這件事

當初喜歡東方神起喜歡得情緒激烈之際,我心底一直隱隱地知道一件事,因為那時候已經分開來了,雖然那時喜歡的正是乾柴烈火,但我心底一直有那樣的一句話「總有一天...」雖然不知道那一天是哪一天,我想著國中時喜歡某一些漫畫也是喜歡得劈啪作響,最終隨著漫畫的完結,新的事物逐漸取代,漸而成為了回憶。

我要說的是,自己從來不是真愛飯,即便是還沒分開來的時候,視覺上的刺激很強烈但依舊不是,真有什麼貓膩也好、什麼都沒有也無所謂,無關是否為真(當然其實我並不認為為真)所以也無關現在他們分開來的情況,雖然,當然沒在一起了就沒了可以yy的一切,這種東西變得相當虛無飄渺,視覺的一切給人的感覺這麼真實,但分開了這麼久,鏡花水月的感覺也一天比一天的強烈

但我想說開的是,這一切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所喜歡的,是我所喜歡的(在打啞謎?)允在的模樣導致給我的感覺以及在我心中的形象和可塑性,套在一篇又一篇的題材文章上,感到的興奮及開心,是我自己給予我自己的

自己的遐想、自己的遙想、自己的意淫,藉由我最喜歡的金在中和鄭允浩,無關任何,只因為我喜歡自己所想的

上兩段講的,因為那時已經分開於是隱隱知道「總有一天」,但目前,我卻不會想著自己不喜歡看允在文的那一天是哪一天

雖然時常覺得自己看文入戲太深,(由於時常在心裡酸別人導致小人之心的心情很想自酸自己入戲太深)但我認為這跟我感受著金俊秀朴有天金在中沈昌珉鄭允浩東方神起JYJ東方神起二的心力是一樣的,只是把「感受」的力度,用在了耽美文上,而我也覺得這讓我的心靈相當給力

雖然會發生像今天這樣該睡不睡,拖延到學習耽誤到課業的情形,但感受這件事情就是個自我詮釋自我揮灑,用在了他們的身上,也就用在了一篇篇精彩的故事上,而那故事套上了我熟悉的金在中和鄭允浩、用我喜歡的金在中和鄭允浩去扮演、靠我心中的金在中和鄭允浩去詮釋,感受的力度瞬間擴大成十倍百倍

想著你所愛的哀斗的好,心中脹滿的感覺亦如看了一個讓我想抒發很多感覺的小說後的滿滿的幸福感

飯著你的哀斗的一切,追星過程的快樂亦如在一篇好的故事裡的劇情和腳色間遊走的過程得到的滿足

亦如成為迷妹後你的哀斗帶給你的青春歲月時光,一篇又一篇的小說像是記憶與時光一站站的中繼站

那種美好有點虛華得不似存在,卻又深深刻刻的點滴在歲月的韶光之中

而允在

莫名的心虛,是因為已不存在,可是我心中的喜好並沒有因此消失因為那本來就無關虛實

亦如來來去去的飯,新飯與脫飯間的消長,曾經寫文看文的人的離去,有時會讓我有淡淡的唏噓

想著離去的人,而我依舊在此,而且目前喜歡的程度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抹滅就讓我無法揣測會維持多久

雖然隨著時間能否有合乎心中允在形象的文的存在整個是未知數,像宇宙一樣浩瀚無邊,但目前為止在宇宙間飄盪尋找的熱情尚未減少


天整個大亮我好希望我是鋼鐵人啊....



*Gol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