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寵>

豆花 獄寵 BY:噬夜兒

天阿!一開始光聽這麼名字

一陣迫不急待的興奮感瞬間從腳底串到頭皮

情不自禁地躬起背、打了些微的顫,我注意到自己的牙齒不受控制地喀喀互撞

.......

沒錯 就是這麼誇張

超級興奮.....

開始有很多遐想

老妹開始說了 ”允浩和有天是各自樓層的老大 在中是臥底……...”

話未道盡我就已陷入強大的自我幻想中、老妹的聲音遠遠地飄了起來....


這次我配的音樂是

The Veronicas-Popular


但只限於前面

關於故事前面的地方

兩個字


精彩!!





我覺得精彩的地方只限於在中出獄前

其實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我以為允浩會更冷酷

我以為他不會這麼快愛上在中

我以為他和有天是各地分家

我以為金在中不會這麼快就輸

我以為金在中體力上是跟二樓大老允浩不相上下的

.....

在這樣講下去我都吐槽自己意見這麼多自己寫阿!

我也想阿== 常常在故事進行中 覺得哪裡應該怎樣怎樣 

但 文章不是說要寫就可以寫的 真的很想對會寫文的人跪拜三次大喊:「神阿!真是太厲害了,我臣服在您的筆下世界了...」


覺得上次自己廢話太多 這次想辦法簡短一些...

前面最想讓人瞪大眼的就是在中為了齊獄不惜獻身 跟上一次(在床上)頑強的抵抗是不一樣的

為了救兄弟也是為了身邊不要再有人死 要想辦法取悅鄭允浩 雖然其實允浩對在中這行為其實是很生氣的

但那怒氣又無從宣洩 又或是 很無奈 無奈到讓人想玉石俱焚

在中意識渙散,只能反復重複一句話,“齊嶽……不要殺他……不要……齊嶽……”

“啪……”一聲脆響,在中的腮上立刻紅腫了一大塊兒,他茫然地睜開了眼睛,眼球晃晃地尋找焦點,慢慢地,對上了一張暴走的臉。

通道迅速地被燙人的熱度撐大,在中有一瞬間的慌亂,意識也逐漸地歸了位,他惶恐地看著滿臉暴戾的鄭允浩。


出獄後整個文章就是充滿著在中的苦情及被允浩炙熱的愛燒得遍體鱗傷的痛,雖身陷在火海中,但心早已冰冷的不再跳動,用重重的枷鎖保護自己,任何狂暴的傷害都再也不會使在中的情感有所波動

去他媽的員警!去他媽的罪犯!去他媽的生生死死!去他媽的癡癡怨怨!

有那麼一刻,在中多希望和鄭允浩兩個人死在這裏——死了,就沒有矛盾,死了,就沒有背叛!


不只在中 允浩也陷在對在中又愛又恨的漩渦之中 越是掙扎 越是無法擺脫那狂亂不受控制的愛

最後瘋狂的是自己

鄭允浩盯著在中後穴附近凝固的血污,微微蹙眉,自己曾那樣疼惜過這個身子,可現在,卻又親手毀了它。

因為他恨這個身體的主人,恨不得將他抽筋剝骨、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可最終他選擇了用這個方法。


俊秀最無辜了拉 就因為鄭允浩的自私(雖然愛情本來就是既盲目又自私)

被傷害 還被送到牢去

沒想到俊秀會被牽扯進去

但過了很久以後我才意識到

「送進牢!?有天也在裡面,那是不是會有米秀!?」

果真



在後面


慢慢地,壓抑的哭聲從角落裏發出,其實在中很想靜靜地流淚,但無奈、悲傷太過沉重……

鄭允浩!鄭允浩!

這就是我愛上你的下場嗎?!這就是你口口聲聲說的愛我的方式嗎?!

鎖住我、羞辱我、傷害我的家人……你的能耐只有這樣嗎?!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為什麼要折磨俊秀?!為什麼……為什麼啊?!


不得不承認,那晚在中的慟哭聲令鄭允浩十分震撼,在中倔強好勝,從來都不是軟弱的人,即便被鎖起來狠狠侵犯,他也都頑強地不吭一聲,就像最初見面時那樣。

可那麼堅強的在中,竟然哭了,而且就像個無助的孩子一般……

他的哭聲略微沙啞,不似女人嚶嚶的啜泣聲那般動聽,卻讓鄭允浩心痛得難以附加。有那麼一刻,他幾乎忍不住沖進去抱住那具顫抖的身子,親吻那張淚痕交錯的臉龐,但他終於還是頓在了書房的門外。

現在,鄭允浩又站在了一個房間的門外,他知道裏面鎖著的仍然是那個讓自己無從愛起更無從恨起的男人,他曾上千次地想沖到那間臥室裏、要麼乾脆地殺 了他要麼溫柔地糾纏他,卻上萬次地放開握在門把上的手,轉而用心地摩挲那扇木門,在心底無聲歎息——在中,在中……請讓我叫你在中,不是韓在俊,沒有韓在俊……

鄭允浩被這份不屬於自己的愛情折磨得苦不堪言,他不知道在中手腕上的鐵鏈,究竟是鎖住了在中的人,還是鎖住了自己的心……

允浩不斷地傷害在中,其實痛的是自己的心

我覺得允浩面對在中的茫然、無奈及痛楚的地方都很好看 很有畫面感 很容易感受 很動容


這樣互相傷害,互相折磨,才是我們的相處方式,不對嗎?

因為是你說的——我們是共生的生命體啊!

我生你便生,我死、你便死……

你若要我痛不欲生,我也只能讓你、生不如死。

這兩人的感情都像硬石 硬碰硬 兩敗俱傷

不過是HE拉


在中身上散發出的巨大寂寞感讓人窒息,鄭允浩不禁思緒惘然了,他本以為報復在中會令他快樂,卻沒想到到頭來飽受折磨的竟是自己。

金在中果然是堅不可摧的男人,羞辱他並沒有令他折翅,相反卻讓他在身體上包裹了一層層堅硬的外殼,就像吐絲的蠶一樣,他把自己牢牢地束縛在自己的世界中,等他真正封閉了自己的時候,那兩道鐵鏈還算什麼,只不過是旁人自欺欺人的騙術罷了。

金在中,我終究還是控制不了你。

允浩的心境終於有些轉折 終於能稍微放開在中一點(只有一點點..)


兩人情感的轉折是允浩帶在中去”同類”

哇,那的確是挺瘋狂

地球是個很大的瘋人院。

在中站在舞臺最耀眼的燈光下俯視台下一張張臉孔,光芒隱去了眾人的表情,只能聽到類似於猛獸吼叫的病態叫囂。

“幹!一群瘋子!”在中咒駡一句,又不是你們做,你們激動什麼?!


待適應了刺眼的光線後,在中才真真切切地被金屬壁上的東西嚇到了——高高低低、縱橫交錯,十餘個攝像頭對準他,像是一條條有劇毒的小蛇,從各個角度欣賞著他的慌亂。


在中神色錯雜,他不知如何回應這個男人,男人眼中明顯的恨和暗藏的繾綣情深令在中癡迷,無法否認,他留戀這個眼神——這個總在夢裏和回憶裏出現、無數次燙傷自己的眼神。

等不到回答,也等不起回答了,鄭允浩無限制地貼緊這具讓他瘋狂想念的身體——在中啊!讓我再溫柔地進入你一次,進入你的身體,進入你的心……


他矛盾而茫然,原來當深愛的人站在面前、而你卻清楚地知道那副皮囊裏裝著的是另一個人的思維與血肉的時候,那種心情並不是簡單的愛恨所能表述的。

就像美麗的罌粟,誰不知道它暗含的毒性?但若真的品嘗過那滋味,又有多少人能逃脫得出?

惡俗的比喻,說明的卻是愛情令人欲罷不能的真諦。


鄭允浩被在中的最後一句哭喊震驚了,“你說什麼?”

“聽不見嗎?聽不清嗎?我說我愛你,鄭允浩,我他媽愛你!我他媽莫名其妙愛上了你,你說我是不是賤,是不是賤?!”

一瞬間,悲喜交加,怎麼會……這不是夢中才會出現的對白嗎?


“怎麼會這樣,啊?在中,怎麼會這樣……”鄭允浩湊上去親吻在中臉上的淚和血,腥鹹的味道化在他的舌尖,那是他們愛情最極致的哀傷。


“那還有沒有……”

“沒有。”在中打斷鄭允浩,斬釘截鐵地說,“我們錯了太久,已經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到此,告一段落,在中向允浩說出心裡話

但這並不代表他要接受允浩


我在複製這些話時一直問自己「不是要簡潔一點嗎!?怎麼依舊在嘮嘮叨叨!!??」

痾....總覺得好看的點太多了 無法省略....情不自禁的想要一直貼一直貼 又想要一五一十地記錄故事的情節...就這樣無法停止....


俊秀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樸彩,你果然、不記得我了嗎?

感到肩膀陣陣發涼的那一刻,俊秀陡然驚恐起來,襯衣隨著樸有天的牙齒向下滑落,一個驚天的秘密即將宣告于世人——

“不要!”

俊秀的聲音終止于樸有天鬆手那刻的頹唐。

他定定地看著俊秀的後背,刹那間心酸悔恨得幾欲落淚——那蝴蝶骨上手掌般大小的一塊疤,讓他怎麼會、又怎麼能、忘記……

“是……你?”樸有天將手附在那塊疤上,輕柔地描繪它的形狀,那水珠的輪廓一如當年。


米秀~

不過恩…挺神的 小時候認識………

完結後有一篇番外(阿阿!我最愛看番外了,就像情事後的餘韻,讓人不得不地再度細細回味方才的愉悅 )是米秀的,超級有畫面感的!!!看得我心頭甜滋滋的阿!那雲淡風清的愛情在我心頭蕩漾~~~真是受不了阿阿!

拉回情感激烈的允在


最後面就是鐵七為了要報復允浩 綁了在中

在中也不是省油的燈,經歷了那麼多的風風雨雨和坦白後,在中心境上一直都很平靜,也很堅強,雖然是不斷的想著鄭允浩

在中一度反擊但被綁到冷凍庫裡

允浩靠著送給在中戒指裡偷藏的GPS(媽阿!我只能說這也太恐怖了吧....)找到在中 與鐵七一番爭鬥後兩人被鎖在零下15度的冷凍庫裡


鄭允浩沒有讓在中再說下去,他吻住了在中所有的話。

氣溫還是持續的低溫,連親吻,都涼涼的。

唯美的註定是悲情的,連一個例外都沒有嗎?

鄭允浩流出了淚,眼淚落到了在中的眼睛裏,在中努力地睜著眼睛,不讓那滴淚流出去,那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融為一體。

他們吻了很長一段時間,分開的時候在中說了一句話,那句話讓鄭允浩的眼淚決堤。

他說,“允浩,其實,我很想活下去。”



總之 不是悲文 人當然是活著


後面的地方讓人看了一直很想捧腹大笑

冷凍庫門被打開時允浩正吻者在中

然後在場的每人都看到了

不對到底有幾個人呢 呵呵

俊秀撇撇嘴,“哼!你不說我也都知道,我們衝進去的時候,你倆正……”

“停!”在中飛快地打斷了俊秀接下來的話,這已經是一天中第三個人跟他提起這件事了,在中在心裏惡狠狠地咒駡——鄭允浩,早跟你說過不要隨時隨地亂發情!



最後在中看開了

那種感覺就像鐵達尼號最後Ros放手 讓藍寶石墜入深海中 那般開闊一樣


“好!”在中豪氣地說,“不提了!”說罷揚手將一個幽藍的物體擲入海中。

既然上天讓我們重生,那就連著感情一同重生好了。


“狂風暴雨過去了,海面就會歸複平靜。”在中將目光投放到夜空下的海面。

允浩啊,我們之間的狂風暴雨是我懦弱的決心,被身份、責任、正義吞噬心底的深情,在你為我做出的改變面前節節敗退,你越愛,我越後退,但不是步步為營,而是步步為荊棘。

我以為遮住眼睛就可以模糊你的愛,但我錯了,那不過是掩耳盜鈴,直到刺骨冰寒冷凍了全部神經的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你的愛,豈是單純用眼直觀感受的?!你的愛,是深海,我早已身負重石、沉於海底了。

於是我打定主意,在你的愛海中,我若未死,即得永生。



結尾 我想像中的畫面 很美(↓這是我的想像喔喔喔)

他們去海邊 坐在跑車上 允浩望向在中 襯著在中白晰柔和的臉龐是背後波光粼粼的海浪和淡藍的天空,日出的太陽很溫柔地把海面照的一閃一亮,允浩不禁地瞇起眼睛

藏身在在中背後的日出,溢出的亮眼光線刺得允浩視線有些模糊了起來 等晨曦慢慢渲染了整個天際布幕後 允浩緩緩地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 在中柔情無比、富滿愛意的笑靨,嘴唇的弧度傾訴著 我愛你 投來的神情堅定地訴說著 想和你 在一起


一輩子




在中轉過身,站在鄭允浩面前,“你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對你說的話嗎?”

“哪句?”

“我說我很想活下去。”

“記得。”

“其實我沒有說完”,在中突然單手擒住鄭允浩的後頸,快速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恬靜地笑,“我是想說,我很想活下去,跟你相愛。”



那段如暴風雨般激烈炙熱的愛 燙傷了也摧毀了彼此

但當那些風風雨雨都過了後 那份澎湃的愛 將一掃所有感情上的藩籬 紛擾的滄桑

剩下的 是 單純 平靜 只因對方存在而跳動的心

緊緊相吸


有些情話,一生只能說一次,卻終生有效。

有些人,一生只愛過一個人,卻愛了一生。

那些仇怨的、忿恨的,抑或是困惑的、迷惘的,抑或是恐慌的、退避的,都隨著暴雨跌落了深深海底,剩下了平淡的、幸福的,伴著鹹鹹的海風雀躍於海面。



我覺得最能訴說這樣子的情感 是<In Another Life>這首了!



跌宕起伏的情感 亦如暴風雨後平靜的海 歌詞也很有愛情故事的味道


喔喔喔~~允在


《獄寵》番外——【遲愛】

這名字取的真好!!!!

米秀 我最愛豆花故事夾雜米秀了

第一人稱 俊秀的角度


“可是你確定我是你的幸福嗎?”

“我相信直覺。”

我微笑,他也笑了,臉頰上再次現出小小的酒窩,真好看,我打小就喜歡他的酒窩,裏面載著最美麗的風景。



終於,在我暗守約定六年之後的一個上午,他邁出了那道高高的門檻,身上穿著素白簡約的襯衣,他伸開手臂遮住太陽,然後向樹蔭下的我展顏,直直走到我的面前。

“我遲到了。”他說。

“來得及、愛。”




《遲愛》完


喔喔喔喔喔喔!多麼有愛阿!!!!!

*Gol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icole
  • 親看過噬夜兒的“可以不可以”嗎?校園成長類,淡淡的很像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也不錯看。
  • 我應該是有看到過但並沒有看下去

    大貓和另一篇很詭譎的文(忘記名子)倒是有看

    *GoliFish 於 2011/10/21 16:51 回覆

  • 大廈
  • 我發現我看過但是沒印像欸 歪歪
    --反正連假很賢應該是可以重溫一下--
  • 這種架構記得對話不記得忘也不忘得乾淨一點的文重看時半生不熟的很難真的重看

    像溼胸這樣無殘留記憶重看是最好的了啦

    *GoliFish 於 2013/02/28 12:55 回覆

  • 抱歉
  • 喔喔喔 今天剛重溫完獄寵
    意猶未盡一google才發現大大妳的讀後感啊(泣
    大大寫得很好 看完心有戚戚焉
    這部真的太經典 虐的很爽卻又通通HE(BE我就只能錯過了)

    我最喜歡在中對允浩說的那句
    --那藍鑽是我的眼睛 清澈靈動 卻只能反射出你一個人的臉 我又怎麼捨得讓我眼中唯一的景物黯然神傷--
    每次看這句都有倒抽一口氣的心痛感啊啊啊

    是說親真的好厲害(我以為部落格已經是過去式了...
    期待親推薦的其他文還有讀後感~
  • 我超級話嘮啊xdd部落格的篇幅才夠我寫xddd

    事隔多年回頭看初期寫的觀後感文排版怎麼這麼不整齊-)3 -

    但倒是也讓我加減回溫了獄寵呢,那文字…我都要忘了是這麼的震懾人心!

    不過最近對岸嚴打啊…環境如此艱困、文章如此難找QQQQQQQQ簡直禁慾啊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QQQQQQQQQQQ

    *GoliFish 於 2014/06/02 0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