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敘,允在 溫床,請點我

康楚-溫床 豆花

<溫床>

.The Veronicas - Nobody Wins


在看這篇時聽的

音樂能幫助我更加地投入在劇情裡

又或是 透過音樂的旋律、歌手的歌腔 能更加地體驗故事所表達的情境、主角們的情感 深入情境 到忘我的地步

這次 溫床 本來不知道是改編的

直到因為在老妹的手機看覺得少段了 在google上打上手機裡所顯示的標題:「康楚-溫床」

很開心地要找尋落掉的片段 卻發現 字一樣但人名不一樣!!??

驚訝萬分覺得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看著…沒錯阿 字句一樣 怎麼一回事阿!?

然後 隨便瞄一瞄裡面的字 想確認自己到底有沒有找對

我.發.現!

若人名不是在中和允浩,這故事根本就無法在我腦海裡形成畫面阿阿阿阿阿阿!!

就是要鄭允浩、就是要金在中!字句才能納入我的眼中 才看得下去……


後來換個搜尋關鍵字:「豆花 溫床」

才知道原來是改編……Wow Wow~~


說說小說

裡面的允浩 他的情感 剛強 他的個性 跋扈 他對在中 無情、蠻橫


這是前半段 我眼中故事裡的允浩

看到芙蓉倒下呼吸困難地對著在中說著散落的字句 一直到達到醫院 那段

故事裡的人心急如焚 我看得也是心痛難耐阿~(遠目)

再接著 地點在浴室 在中抱著允浩“把你的痛都給我,讓我來替你痛吧。”

鄭允浩咬牙問道:“痛嗎?”
“痛!”
這是他給的痛,他們的痛。在中白著一張臉,努力扯開一個笑容。
“為什麽?”緩下抽插的動作,鄭允浩捧住在中的臉頰,問:“為什麽要替我痛?”
“不為什麽,”在中抬腿勾住鄭允浩的腰身,將舌尖探入那溫暖的口腔之中,含糊地說道:“愛我。”
在你需要我的時候,好好愛我。在中閉上眼,不讓鼻尖的酸澀湧入眼眶。


可惡阿!在中都對你那麼好了!為什麼就是不能對他溫柔一點拉!(摔玻璃瓶)

“因為在乎,所以害怕失去。怕到極點就會覺得痛。”


這套用在任何事情上吧……

也可以說明仙后對東方神起也是這樣的……大家都怕阿......

在中是一劑鎮痛的良藥,他不能錯過。只有在在中的身邊,他才能發洩自己的彷徨 與無助。


覺得這句話最能詮釋小說裡的在中對允浩的意義了…….


“允浩!”在中推開門,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原本堆在大班臺上的文件散落在地面,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全身赤裸的女人,而鄭允浩正喘著粗氣,在她的身上進行著人類最原始的運動。

天阿……看到迫不及待要告訴允浩芙蓉手術成功的大好消息的在中推開大門看到的那一幕 我也整個傻眼 而且還是大傻眼這傻眼的程度已經是任何字句無可比擬的…………可惡阿!(故事裡的)鄭允浩實在是太可惡了!(再次摔瓶)


故事的下一個重點

允浩遭綁架

覺得這是故事最大的轉折點了

就是允浩開始離不開在中……開始體認到在中對他的重要性

“我現在每天都提醒自己要努力、振奮,愛惜身體。因為我希望芙蓉再醒來的時候,可以看到我最好的一面。你呢?”


說真的 在看著商群陪伴在中的橋段時 有誰會想到商群是壞人呢?
不過發現其實很多劇情 看起來最像是兇手的都不是 每次都是最不像的那個
不過呢~是故意的 我瞭 這樣才會有驚喜感麻(攤手)所以以後看到有故意要把茅頭指向某人的情節時 呵呵 那個人一定不是兇手拉~

他不能容忍,那個以欺負他為樂趣的人就這麽消失;他不能容忍,那句始終徘徊在他胸口的“愛你”就這麽失去了依託的物件。


看到沒!鄭允浩(針對故事)金在中多愛你阿!!還不給我清醒點!!33.gif

也由此可見 (故事裡的)金在中一定有被虐癖…….

我一直不太能接受「為何在中會喜歡允浩」的解釋 故事裡就用一小段回憶來帶過了 之前看到一部很好看的漫畫也是 故事開頭就是攻超級愛受,但也沒有解釋為什麼 也不是說一定要交代才行 只是這樣才不會有疑惑阿 隨便一見鍾情也行 不過溫床這故事好像就是一見鍾情==是麼???

慶幸的是 允浩被找到了(不是回來了)

“歡迎回來。”在中笑著,擦去允浩眼瞼上的那點濕潤。


在中….你真的好愛允浩喔…..真的是M到骨子裡M到基因裡了拉 嗚嗚….

沒有失去,就永遠無法體會擁有的幸福,即使擁有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不想離開他,不想!
在中捧住臉,拼命控制氾濫的悲傷。
這不是軟弱。
他只是愛上了一個人,欲罷不能!


我看這故事所配的音樂,覺得相合的地方是:音樂那苦情的旋律、悲痛的情感、歌手所唱出的每一句配合著鼓聲的擊點,都像是在中愛允浩的過程中那一次又一次的心痛、一次又一次的傷害,那傷害既像刀片一劃一劃地割傷在中、又像短刀一次次地刺擊著腹部,不致死,鮮血卻是不間斷地泊泊流出 亦如在中那欲罷不能的愛和心痛



在中靠在門上,有些疲憊。
他不想去思考杜婉馨話裏的意思,他只是單純地不願意讓杜婉馨出現在病房裏。
也許允浩還想要這個未婚妻,可是他不想見到那個女人。
是嫉妒嗎?在中苦笑。


咳!故事裡最煩的就是這女人了拉!~~~阿阿!!!真的是煩死了
看完<消失>後發現這兩篇其中有很多相似點,呵呵,往後在說~

豈止是不願意你和她在一起!在中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音。

咳!(又一嘆息)你不說我好想幫你說阿!在中~~~(咬牙)

“我懷了他的孩子。”
在中只覺得腦子裏“嗡”的一聲,有什麽東西炸開了。

在中阿!在中~~(覺得快要失去理性了)愛鄭允浩好辛苦阿!不要再愛了~喔…在中~~~

“你就愛上這麽個東西?”秦曉順慵懶地靠在自家的沙發上,斜眼看著多年的好友在中,語氣十分不屑。

我的心情跟在中朋友一樣阿 哈哈

不過我當初看到這段時………這人應該是由有天或俊秀來演才對阿!咳!!要改編就要改編的徹底一點阿!!我在看時 心裡一直模稜著這人到底要有天還俊秀呢~原本想說是有天 但後面出現了個律師 又覺得率性的樣子應該就由俊秀來擔任科科

名叫高沐的男人握了握在中的手,不緊不慢地說:“你好,我常聽曉順說起你。”
溫和、穩重,高沐的特質與在中有幾分相似,不過外型要硬朗許多。

天阿!我一開始以為這個叫高沐是跟曉順是一對的,怎知是跟律師搞在一起??咳!所以律師就一定要是有天,那這人只好是昌珉拉!哈哈~

(感覺到自己不斷的在嘆氣...orz)

再來允浩出現在在中家那幕我印象很深

因為這是他們倆坦白的橋段 噢我最喜歡看皆大歡喜的地方了

每次看到雙方誤會阿~或被迫只能離開對方阿、或做出一些讓對方恨的一些事、失去冷靜的事…都不敢看阿(遮眼!)我是膽小鬼…嗚嗚…

“我一直以為你是愛我的,如果不愛一個人,怎麽可能一心一意地守著他。可是你根本就是沒心的,就會假笑,任憑我再激刺、再胡鬧都不在乎。我是男人,難不成你想我跪下來求你不要離開我嗎?就算我愛你,也不可能這麽做,你知不知道?”

這是允浩(單方面的解釋)自私!(指!)

“也許,我對你的愛真的就是一張溫床。”
“什麽意思。”允浩不解。
“沒有原則的退讓,近乎卑微的容忍,一個不懂反抗的受氣包,一個予取予求的性玩具!溫床,你懂不懂?提供適合的環境,什麽細菌、污垢都能長得出來的溫床!”


來了 這就是故事名字的意義了 貫穿了整個故事


“你有驕傲、有自尊,難道我就沒有嗎?我也是個男人。我不需要你下跪,我只是希望你愛我而已。可你呢?我就該跪下來求你不要離開我嗎?”

在中你終於說了!我好感動喔(噴淚手帕擦~)

兩人互相坦承了 不過前面的路還很遠呢(瞇眼 遠目)

“我說一起就一起,廢話那麽多。”允浩皺著眉頭,拉住在中的手就往自家的汽車上鑽。在中拗不過他,只好跟著。

要看一部小說有沒有成功 就看當你隨便挑出一句話時 別人認不認得出來是誰講的 認得出 代表成功了 故事裡 強勢、蠻橫的允浩我覺得詮釋的很好阿!看這句話就是知道了

故事又默默進入另一階段了....

“什麽藥?”
“手被割個了口子,想找張創口貼。”
“我房裏就有藥箱,你跑到樓下去幹什麽?”
“房裏?”
“藥廂當然是放房間。”
“可是……”商群上次明明是讓他到客廳去拿藥啊!


看到這段時 心中大概知道商群是壞人(噢~我用了最簡單的詞)不過那時我在猜…是故意要芙蓉死嗎? 沒猜個所以然 繼續看…

允浩想不透綁匪囚禁他的理由。他們明明已經拿到錢,也沒有撕票的打算,卻遲遲不肯放他。甚至專門找人來負責他的一日三餐,然後 再企圖餓死他。如果那群綁匪不是傻子,那麽這件事就太不合邏輯了。

雖然現在的環境讓他很不舒服,可是他不擅長拒絕。對於允浩,他永遠都無法拒絕。

“會弄傷你的。”
“沒關係。”
“我心疼。”
“你說什麽?”在中瞪著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對於允浩的甜言蜜語,他還有些不太適應。


M阿!!整個人就是M阿!!!在中阿!你就是有被虐癖拉!


這時,睡在病榻上的鄭芙蓉突然睜開了雙眼,混濁的眼球像瀕死的魚類。
“芙蓉姐!”

天阿!!!!這超嚇人的拉!!!鬼片的驚悚感當下襲遍全身 心跳都漏了一拍…


沒有再看她一眼,在中徑直跑了出去,一口氣沖到樓下,攔了一台計程車就往鄭氏大廈趕去。

好煩哪!每次看到這種劇情真的是好煩哪!故事裡的女人總是就算允浩不愛她也甘願待在他身邊,<消失>也是 咳,好多相似點!

完全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在中在那溫暖的懷抱裏迷失了。他真的很想大聲地質問他,也真的很想狠狠地給他一拳,可是身體和意志根本無法統一。他是如此貪戀這個人的體溫,貪戀他的擁抱,貪戀他的一切一切。

跟歌多合阿…邊聽邊看,我的鼻子都酸了……



屋內的在中面對員警的來訪有些茫然,不過他還是推開了允浩,對員警說:“我就是在中。”
“你涉嫌綁架鄭氏國際總經理允浩,這是逮捕令,請你跟我們回去。”

再來就是在中被陷害要被抓去關,原以為在中會陷入牢獄之災,結果沒想到受監禁之苦的反而是允浩…

“從今天開始,你就好好給我待在家裏,哪兒也不許去,”鄭晉東對抓住允浩的男人使了個眼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兒子的房間。

一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鄭晉東就頭痛欲裂。女兒過世、兒子被綁架、女婿的背叛,再加上兒子宣佈愛上一個男人,一樁樁一件件,像緊箍咒一樣加諸在他的頭頂。


是阿…這樣的情況老父確實是很頭疼哪…

貼著浴室的門板,聆聽門外快樂的聲音,在中像個失去靈魂的人偶,呆呆地滑坐在地板上。任憑地面冰冷的氣息慢慢傳入身體裏,侵噬微溫的血液。

“我沒有綁架他……”
“我知道。”
“我那麼愛他……”
“我知道。”
“嗚……”輕微的顫抖之後,低低的啜泣之聲終於從在中的口中溢出。那是壓抑的,隱忍的傷痛,像長久淤積的河流,被迫自行疏通。


咳,又誤會了拉…..請說說故事的關鍵字 Ans:「誤會」 哈哈,好多小說都是

“狂躁症……”
在中重重跌坐回床上,呆滯幾秒之後,無力地將手肘支撐在膝頭之上,五指插入發間。

天阿!沒想到劇情會這樣發展…嘖嘖…果然精彩

聽說,最毒的毒物都有著絢麗的色彩,用來誘惑想要獵取的獵物。允浩是不是這樣的毒物呢?一開始,你只是被那耀眼的外表迷惑了,回過神來才發現早已身中劇毒,而且,無藥可解。
不對,你根本就算不上獵物,你只是培植毒物的土壤。是你提供的養分讓他生根發芽,最後開出美麗的花朵。在你為了他不知饜足的獵捕而傷心絕望的時候,也只能安慰自己說:你是不可替代的,因為毒物離開了土壤,一定不能存活。
是這樣嗎?


這也很像是<溫床>這名字的解釋和意義,我當初就是因為好奇才選這篇來看的,因為不懂”溫床”的意思,想說是「先溫暖床」嗎?該不會是H文吧? 看來…科科,是我想法膚淺了^^∣∣∣

允浩瘦了,眼窩深陷,皮膚黯淡無光。
過得不好嗎?
在中心裏一陣難過,下意識地抬起雙臂,將他牢牢抱緊。

那麽,當時允浩其實是在看我身後的商群……在中有些暈了,沒想到自己耿耿於懷的事情不過是個誤會,這讓他瞬間窘迫起來。

“我不會放開你的,死都不會放開你的!”允浩表情猙獰,雙手越收越緊,整個人陷入一種瘋狂的狀態。
“浩……浩……”在中因缺氧而漲紅的臉頰慢慢轉為青紫,他痛苦地看著允浩,拼著命把他的名字擠出唇邊。情況不對,在中暗罵自己粗心,居然忘了允浩患有狂躁症。

狂躁症……我的媽阿……



“我真的從來沒想過我和你永遠在一起,我甚至都沒想過你會愛上我。你那麽驕傲,從來不把別人放在眼裏。我小心翼翼地把對你的感情藏起來,就是害怕你知道之後,會毫不留情地將它踩在腳下。那樣我就什麽都沒有了,最後一點尊嚴都沒有了。”

這就是與多人不敢告白的原因吧...

“從四年前打定主意留在你身邊開始,我就一直愛你。看著你身邊的女人換了一個又一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是男人,完全沒有立場去和她們競爭,除了強迫自己視而不見,我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麽。我真的已經到了極限了……我不是不相信你,也不是想離開你……我是真的、真的不能再承受任何一點打擊了……嗚 嗚……”

他有何德何能讓在中對他如此死心踏地?說到底,他就是個幸運得一塌糊塗的混蛋。一個不懂珍惜,只知道索取的混蛋。

哈!我也是這麼覺得~~~~><

說道:“爸,從現在開始,我不會讓在中再離開我半步。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都不會改變主意。”


是男人就該大聲說愛阿!!喝!

“允浩──”
在中來不及思考,人已經先一步行動。只見他抱住允浩,兩個人就這麼一路滾了下去

親眼目睹了在中不顧安危保護允浩的行為,鄭晉東多少明白了在中對自己兒子的感情並非虛假。

好老梗的情節,這種轉折不知在哪也看過……

“呵呵,可是除了芙蓉,沒人信我。時間長了,我自己也不相信了。小薇的事情發生之後,更加證明了我不過是個愛情騙子。什麽情有獨鍾,什麽天長地久,統統都是騙人的鬼話。”

可憐的商群,會變成這樣其實也是允浩害的……

當時,五六個醫生護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陷入瘋狂的他制住,而現在這個男人只說了短短幾句話就能讓他安穩的入睡。也許,是因為這個吧!兩人間互動的情感,讓看護直覺地想幫助他們。
兩個男人談戀愛算什麽,這年頭什麽事沒有!


哈哈,bl故事裡如果有女人知道兩主角的關係時都是不反對的,曾經看過的漫畫也是

商群從允浩的眼中看到了敵意,卻不似以往的霸氣,那是一種出於本能的防衛。


好有畫面感.....

“他是你爸爸!”
“我不認識他!”

來這招!!???選擇性失憶.....=△=∣∣∣

房內,韓闖悄無聲息地走到允浩的身邊,俯耳說道:“你只是失憶,不用裝得像個弱智。”

這句話真是有夠好笑有夠精闢的拉!!!這句我回憶好久喔,哈哈哈!!!!!

被書本丟中的額頭,被掐得青紫的脖子,被壓到骨折的手臂。在中身上所有的傷都與他有關,允浩隱忍著,沒讓心痛溢出喉管。

對阿!你可知在中為你犧牲有多大.....

看著不諧家事的允浩笨手笨腳地換著被套、收拾碗筷、揮動抹布,在中的嘴角溢出一絲極淺的微笑。

多麼溫馨的畫面阿!(擦淚...)

夠了,能聽到允浩如此承諾就夠了。他要的不多,也承受不起太多的甜言蜜語,那會讓他有種隨時會失去的恐懼。這樣剛好,在不經意的時候,讓他知道允浩的心意,這樣就夠了。

在中所給予的情感,一點一點滲透到他的心裏,不知不覺溶入他的骨血之中。當他察覺到時,已是不可分離。

“芙蓉臨終前請不僅要求在中照顧你,而且還要求他放過商群。在中並不明白其中的含義,所以……”
“所以他請我幫他調查。”
看著韓闖從另一房間走出來,允浩大為吃驚,不過這還遠不及喬婭所提的事有衝擊力。

發現自己總是喜歡故事的開頭……一開始看時會很興奮自己是不是獵到好文,可以來好好享受、消磨時間,也會很想知道故事的架構

看到後面時,熟悉劇情、感覺後,便不會有起初那蠢蠢欲動的不安分了


在中打開門,一條人影閃過,飛起一腳就往他踹了過去。強大的勁道猛烈地撞擊在在中的腹部,將他整個人踹得飛了出去。


“不!”
在中終於解開了束縛,高喊著對商群沖了過去。此時的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切斷電話,決不能讓允浩涉險。
商群被在中猛力的衝撞沖得向前一倒,在中刹不住腳步也跟著倒了下去。
卡嚓!

“商群?”
轉頭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商群,在中感覺肺裏的空氣一點點被抽空。顫抖著伸出雙手,小心地壓住商群的脖子,鮮血汩汩地從指縫中流出來,怎麼都止不住。


一句話,韓闖這個人是不能得罪的,不然被賣了還得給他數錢去。


“在中值得好好對待,如果他想要的你給不起,那就趁早放手,省得到時候弄得兩敗俱傷。‘相愛容易,相處難’,好好記著這句話!”說完最後一句,韓闖站直身體,瀟灑地後退兩步,然後轉身走進不遠處的一間別墅。
允浩坐在車內,久久不見任何動作。


四個月後,在中誤殺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三年。當庭釋放之後他即離開本市,行蹤不明。

這段我看不懂 所以在中不應該要去坐牢嗎?怎麼可以離開????


等等!在中有些糊塗了。
“你在說什麼?什麼遲了一個月?”扭頭看著倚在自己肩上的允浩,在中滿臉疑惑。
“我不是要你給我半年的時間,讓我擺平我的家人嗎?”
“你什麼時候說的?”
“你那時候不肯見我,我讓韓闖……”
天空似乎有烏鴉飛過,允浩與在中的臉同時變了顏色。

故事就happy ending啦!


結尾也很有畫面感,好像電視劇喔>ˇ<

同一時間,另一個城市,另一張床上。
“允浩這次如果能找到在在,你存心隱瞞的事不就穿梆了?”
“還不是你讓我瞞的?如果不是你不甘心自己的夢中情人被搶,我用得著這樣嗎?”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什麼時候這麼講義氣啦?明明是因為允浩打過你,你在這裏伺機報復。”
“嘖嘖,你精神這麼好,看來是我不夠努力呀!”
“幹什麼!滾……我明天還要去公司……喂……”
談話中止,曖昧不明的聲音在房內飄散開來……



人要是有天和俊秀阿!!!可惡~~

咳...不知為何要這樣絮絮叨叨的打一推喃喃自語

還把故事重看一遍 大概是想重溫那感覺吧

配上音樂感受在中對允浩的愛

那般的呵護 那般的柔情 卻也很強韌的愛



我想像中的允浩是這像這樣~~~~當當

174ce079686eb5c00bd18713.jpg

看著這張照片我眼裡卻只有鄭允浩

不過這張表情 比起小說裡的感覺是比較柔和一些拉 表情在冷漠一點就是我的想像了

至於在中

大概是







在中的樣子在我腦海裡總是會比較沒那麼鮮明

我大概會去想像會是他哪一時期的髮型

想來想去大概就是照片那樣拉

好喜歡第一張照片喔 不覺得那張照片看起來格外柔情嗎t1141247837.jpg

*Gol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